派森文摘网
【政策频道】- 知识分享,共同进步 ...
文章:926498浏览:8429226本站已运行844

[鸿钧老祖的师傅]BBC纪录片扒了中国院士们的外衣 【猫眼看人】

关于雷震子的师傅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今天小编和你就一起来看看《[鸿钧老祖的师傅]BBC纪录片扒了中国院士们的外衣 【猫眼看人】》这篇资料,来了解燃灯道人师傅是谁图文视频资讯等相关资料。

鸿钧老祖, 竟怕陆压道人的夺命飞刀? 视频 : 雷震子的师傅 [朱孝天与言承旭不和]朱孝天爆料F4真实关系 并非朋友不喜言承旭挑剔 [小爸爸播出时间表]《小爸爸》什么时候播? [高海宁全透明装]高海宁34D胸围走光照片 其全透明装受热议 [明宪宗和万贵妃]明宪宗与万贵妃为啥玩“姐弟恋”?

鸿钧老祖师傅是谁,传说,世间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元气还未分开,还是模模糊糊的一团,而鸿钧老祖则是在混沌初开之时,在西昆仑上偶然得到了一个用于造化的神器的一部分残片,神器名为造化玉碟.他靠着这个造化玉碟苦心修炼,最终修成太乙真仙,成就了自身无上大道,自封道号为鸿钧老祖,成为大道

通天教主的师傅鸿钧老祖-通天教主的坐骑 太上老君 通天教主

通天教主的师傅鸿钧老祖-通天教主的坐骑 太上老君 通天教主,师傅万岁万万岁 390 x 480 (139455)

[师傅万岁万万岁]篇一:BBC纪录片扒了中国院士们的外衣 【猫眼看人】

[转帖]BBC纪录片扒了中国院士们的外衣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病人确实没有感觉到疼痛,但也不是证明始终清醒,在体外循环之时才睁眼,而且小陈姑娘说手术中迷迷糊糊的,针灸可以让人迷糊?这么一质疑,就发现了内幕。原来在进行针刺麻醉之前做了两件事,一是给小陈输了三种药,一为芬太尼(Fentanyl),此药是一种分子结构与吗啡类似的止痛药,作用为吗啡的50到100倍,是麻醉中常用的辅助药物之一,另外还用在癌症病人的止痛上。什么样的癌症疼痛要用此药?答案是其他药不能控制的疼痛。可见此药之厉害。二为氟哌利多(Droperidol),此药具有强效镇静和镇吐作用,为抗恶心呕吐药、全麻辅助药和神经安定药,尤其防治吗啡镇痛引起的恶心、呕吐。其三是咪达唑仑(Midazolam),具有抗焦虑、镇静、安眠、肌肉松驰、抗惊厥功能,用于治疗失眠症,也用于外科手术中诱导睡眠。这三种药一上,小陈姑娘在迷迷糊糊之中对疼痛的感觉非常地不敏感了。她手术开始时是处于睡眠状态的,王祥瑞碰她额头时,是算计好她醒了。请看之后的情况:王祥瑞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肢体语言终于略微松动,手术室氛围瞬时变得热气氤氲。在此之前他非常紧张,因为很可能小陈没有醒,这不就穿帮了吗。当然靠这三种药,不可能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于是还干了第二件事:在胸部注射了大量的局部麻醉药。国际麻醉专家一看这两种手段,不由得对中国医界刮目相看:这么干,麻醉的效果比全麻还理想。那么那六根针的作用呢?BBC,英帝国主义,你们让中华健儿摆了一道。摆了一道还不算,真相大白后再给你颁奖,让已经在国际上灰头灰脸的BBC输得心服口服。写到这里虎某人热血已沸腾,一鸦之耻二鸦之羞,而今一朝得雪。靠的是中国人的智慧,靠的是中西医结果的丰硕成果,靠的是中医及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二:麻醉麻醉的目的是止痛。在没有麻醉药的年代,办法就是忍着。早年没有外科医生,后来由剃头的兼任,因此外科医生不叫Doctor而叫Surgeon,不算上等人,直到近代才吃香。想当外科要和想学剃头一样,从学徒做起,条件要身强力壮,学外科先学按人。发明牛痘苗的琴纳就是这么个出身。跟着师傅骑马下乡,要开刀了,师傅吩咐:“爱德华,给我按住了。”琴纳便用尽全身力气按住杀猪一般叫的病人:“师傅,这家伙力气太大,我按不住。”“交给我,快,到田里叫几个人去。”到了今天,麻醉的水平早就到了无痛的地步,起码在手术中病人不会感觉到疼痛,在安全性上也做到了相当安全。麻醉分全身麻醉和局部麻醉两种,全麻是在手术中让病人睡着,同时感觉不到疼痛,局麻是让病人保持清醒,也感觉不到疼痛。从效果上看,当然全麻好了,但全麻要求密切监护,麻醉师稍稍马虎一点就有可能死人,在这方面局麻要安全多了,但对于一些大手术局麻的效果很不好,只能全麻。在美国,拔牙的时候都会问你想不想做全麻。拔牙上全麻确实没有一点必要,但这是考虑到精神因素,清醒的时候被手术很可能导致病人日后出现精神问题,这里面典型的例子就是上面说的琴纳。琴纳小时候被送到接种站去接种人痘,因为有传染别人的危险,要在那里住一周。究竟发生什么,他终生不说,但不能听到刀叉碰撞的声音,一旦听到就会发疯,这就是他之所以要找一种安全接种痘苗的方法的原因。从照顾病人的角度出发做一些不必要的全麻,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是医学上的人文关怀,但是这样的成本很大,需要更多的麻醉师,于是就发展出了介于两者之间的局麻加镇痛药的办法,让病人在手术中迷迷糊糊,但用不着像全麻那样大动干戈,仁济医院使用的就是这个办法,当然他们不是为了减少成本,而是为了玩针刺麻醉的把戏。让我们看看七年后也就是2012年王祥瑞接受《解放日报》的采访,他说针麻手术很累,为防意外,需全程盯紧病人。全麻装置备在一旁,随时应急,万一病人感到疼痛,呼吸急促,就能立即气管插管改为全麻。少说一句天长地久,他这段话道出了这次麻醉的危险性和没谱性,咱们就算针刺麻醉有效,按王大专家的意思,针刺麻醉属于时灵时不灵,既然这样干嘛不直接用全麻,反正也准备了,还免去这一通累?这就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为了在外国人面前显示中医的伟大,走了一招险棋。找小陈姑娘,因为她只有21岁,身体好,而且还是农民。农民,只有农民,才是中西医结合的冒险者。这个报道中还有一段很有意思:“假设原来一台手术需要全麻药、镇痛药、镇静药、肌肉松弛剂等,那么针灸加入后,只需少量镇痛药即可。原本几万元的手术费中,麻醉药费用占去七八千元,针刺却只需150元。”首先,明人不做暗事地承认用了镇痛药。可是2006年报道这个节目获奖时,《中国青年报》等媒体是这么说的:“整个手术过程完全靠扎在脚上的两根银针镇痛”。不知道是谁打谁的脸。其次,这段话道明了为何进行针刺麻醉,是为了减少费用,如果针麻真有效,确实可以大大减少手术中的医疗费用。对于小陈来说,很有吸引力。而且院方确实这样做了,纪录片里照下来交费的场景:用全麻的话要交32000元人民币,小陈实缴13000元,省了19000元!慢点,我是不是小学数学没学好呀?上面说了麻醉药费用占去七八千元,怎么到小陈这里成了19000元?而且32000元的费用里全麻费居然占了一多半,她还住了7天院,住院费和怎么麻醉没关系吧?有两个可能,一是32000块医疗费里面医院的成本最多13000块,利润高达146%。二是院方为了感谢小陈,予以大规模减免。不管哪种可能,医院都太孙子,应该倒给人家钱,人家这不仅仅是为国杨威,而且冒了一次生命危险,局部用了不知道多大量的麻醉药,是否中毒,有没有后遗症,现在人在何处都不知道,这就是找农民的好处。蒙BBC我没意见,他们从他们那太子那儿就是科盲,但对人家农民要有点良心,这13000块对于农民来说不是小数字,仁济医院就收得那么坦然?针麻不靠谱的事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见到了,同宿舍一哥们到三院去拔牙,大夫说你是本校学生就要为中医做贡献,过两天老外来看针麻拔牙,你多忍两天,咱们今天试试效果。医学院的学生当然要有献身精神了,那哥们同意了,针麻试了一下,效果非常好,一点都不疼。到了准日子,他去了外宾也来了,针麻,拔牙,妈呀,疼死了!关键时刻针麻掉了链子,怎么办?我那同学想起祖国医学的荣誉就系在他肩上了,于是咬紧牙关,面带微笑地来了一场无麻拔牙。我说这个故事的意思是鼓励众多热爱中医支持中医的朋友,挺中医靠行动,不要麻烦农民兄弟姐妹了,也不要再弄虚作假了,大家挺身而出,叫BBC再来一趟,做一次真正的针麻心脏手术,让他们看看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三:2007年底,国家973项目“基于临床的针麻镇痛的基础研究”启动,项目分为7个课题,参加单位包括北京大学、复旦大学、首都医科大学、中国中医科学院、浙江中医药大学和上海中医药大学等10余所大学及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任首席科学家。此项目前两年的经费就高达1205万。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承担子项目“基于心脏手术的针麻镇痛理论及其作用机制研究”,获得经费300万元,王瑞祥为课题负责人。中国现在富了,在科研投入上全是大手笔,相比之下,当年艾滋病初起时我们纯属叫花子。咱有钱了,就可以几千万砸在针麻上,可以每年给王瑞祥60万,让他把骗术改进得完善一点。看一看题目就知道了,研究的是针麻镇痛而不是针麻麻醉。镇痛和麻醉不是一个概念,这个973项目实际上已经否认了针刺作为麻醉药的替代物,而将其作为麻醉药的辅助药镇痛药的替代物。这一点和王瑞祥的那个骗局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也说明假的真不了。觉得针刺能替代麻醉药的,请和国家科技部辩论去吧。当时讨论是否给BBC大奖时,因为骗局在国际上已经被揭穿了,评委会意见很不一致,一直争吵到深夜,最后采取投票的方式决定。中国评委赵致真表示:“科教片有一条需要坚守的底线,那就是传递科学知识、传播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他认为《替代疗法:针灸》保持了这一底线。我个人理解他的意思是:我们中国人既然敢于造假,就不在乎脸面了。咱先别骂把钱砸在中医相关研究上,即便砸在西医相关研究上也是打水漂了。这些钱应该用在改善医疗条件、帮助贫困群众看病上,用在进行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流行病学调查和临床试验上,比如得感冒要不要打点滴,就是一个很容易也不很费钱的试验,拿出过硬的结果了,既说服了医生也说服了群众。针刺麻醉是中医领域得到应用最广的一项,请看上文引用过的同一篇报道。针麻专家、曙光医院副院长的周嘉教授介绍,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大约20年的时间里,全国做了大约200万例针麻手术。能想到的一切部位,从头到脚,但凡开刀都用针麻。平均每年10万例针麻手术,前后20年,算得上一项大规模持久的应用,那么为什么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停止了,只剩下上海五家医院还在做:华山医院的针刺复合麻醉下颅脑手术、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肾移植手术、眼耳鼻喉科医院的新喉再造术、仁济医院的体外循环心内直视手术及肺科医院的肿瘤手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过去二十年全中国医疗水平大幅度落后,除了上海这五家医院外不会做针刺麻醉了?这是不可能的,过去二十年,中国整体医疗水平算大幅度提高了,怎么可能连赤脚医生都会的针刺麻醉也不会了?是全中国的医生联合起来反西医?更不可能了,有副部级单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那个牌子,卫生部长刚刚说要培养大批中医,不会西医也没关系。还是周副院长,一语道破天机:“不少病人感到,手术时仍然很痛。”这一句顶200万句,针麻手术之所以消声灭迹了,就是因为不靠谱。上海这五家是当遗产留住,准备蒙外国人的。针麻就说到这里,关于针刺镇痛在后面会讲。这一节结束之前,亮一亮虎某人与针刺麻醉的渊源。韩济生院士不仅是我的生理课老师,我大学第一个暑假便到韩老师的实验室参与关于针刺麻醉的科研,是我参加的第一个科研项目,算是我的科研启蒙吧,所以虎某人也算出自韩老师门下,针刺麻醉科研的骨灰级人物。哈哈,中医粉居然说我不懂,我懂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那?后来上研究生、搞科研、出国,渐渐理解了应该怎样做科研,理解了试验设计的重要性。回头看看当年参加的那些针刺科研,在设计上很不完善。这是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在针灸科研上的普遍问题,在试验方法、在对照上等等都存在着漏洞,其结果自然就不可信。想当年,韩老师年富力强,记得有天电视台来实验室拍摄,我等众人端坐,在摄像机前听韩老师讲课,听到会心处,虎同学觉得耳朵发痒,不由自主摸了一下,被抓拍了。韩老师看了样片后高兴得拍着我的肩膀夸:真实,后生可畏。此情此景,犹如昨日,然针刺麻醉已然昔日黄花。美国代表团成员被“针麻”的神奇效果折服了。这个故事我没有找到美国人的记录,倒是《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AMA)上有Grey Dimond写的一篇报道。“病人是一位患良性甲状腺瘤的40岁男子,在手术前一天晚上服用400毫克眠尔通。病人走进手术室,脱去病号服的上衣,躺着手术台上。前臂据手腕4英寸处各插一不锈钢针灸针,深1到1又1/4英寸,通电。静脉点滴5%葡萄糖,加入50毫克杜冷丁。在20分钟的准备阶段,病人保持清醒,通过翻译告诉我,两手感到麻。手术开始后,一个约2到3厘米的大腺瘤被去除,伤后缝合。病人坐起来,喝了一杯牛奶。”眠尔通是安眠药,杜冷丁是镇痛药,但效果只有吗啡的1/10到1/8。病人喝完牛奶后做了什么?非常有时代气息。“举起他的红宝书,用坚定的声音说:‘毛主席万岁!欢迎美国医生。’然后捡起地上的病号服上衣,穿上,走出手术室。”观摩者做了记录、照了相,回到美国让同行看:看,奇迹呀!怎么解释?手术开始之前,狄贝基看到医生拿一管药就要往胸骨扎。“请问,这是什么?”局部麻醉药。手术做完了,狄贝基问大家:“局部麻醉药用得多吗?”诸位回答:“常用。”“为什么用?”诸位争先恐后地回答:“不用得话手术刀切开皮肤的时候病人会感到疼痛。”哦,也就是说针麻对皮肤的痛觉不管用。狄贝基一笑,不再问了。在文章中,他说:“如果我在每个手术中也这么干,针灸就没有任何神奇之处了,因为很多年以前我们用局麻而不用全麻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也就是说,局麻药就够了,针麻是多余的。有本事不用局麻做开胸手术,看看管用不管。对于开胸手术中病人还能自主呼吸,狄贝基也做出了科学解释,后来王祥瑞让病人练腹式呼吸就是这么干的。闭关锁国就会出事,因为没有人知道这老头的底细,因此说话不注意。老头又问了一下:“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针麻外科手术?”负责招待的人哪里想到这老头的狼子野心,没过脑子就回答了:“哪儿呀,大多数人根本受不了。”老头再问:“多少人受得了?”那位回答:“各地不一样,愿意尝试的的在7%到30%之间。”觉悟太低,怪不得中医日衰,有毛泽东思想、政治挂帅和革命热情,居然还有70%到97%的人怕疼?为什么多数人怕疼,少数人不怕?和思想没有关系,和痛阈有关。在没有麻药之前,不管贵贱,做手术唯一的办法是忍着。甭跟我提针麻,针麻出现在1957年。在长期的无麻手术中,医生们发现多数人怕疼少数人不怕疼,这是因为人们对疼痛的耐受能力不同。在没有实现个体化医疗的时候,打麻药就只能按最怕疼的剂量,因为大多数人都麻药都过量了。体会到这点是来自拔牙,以前牙有毛病,能做的就是拔了,有的人拔的时候大叫,有的人拔的时候一点疼痛都没有。洋人大夫初到中国后,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中国人怎么这么不怕疼,不是所有人都不怕疼,而是不怕疼的人很多,居然有人肌肉切开了骨头锯断了,依然躺在那里也牙也不咬一下。尔等蛮夷哪知我中华功夫,这是关老爷留下来的刮骨疗毒神功。关公刮骨疗毒之事,先有陈寅恪先生论证华佗乃印医来华,后有伍连德先生认为麻沸散就是鸦片,刮骨疗毒靠的是鸦片,所以有了毒瘾的关公才走麦城。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关公生来不怕疼。被中国人称为伯驾的Peter Parker在1843年在华做了一起乳房切除术,当年还没有麻药,手术过程中病人丝毫没有疼的样子,手术完成后,病人一跃从手术台上跳下来,向伯驾深施一礼,款款走了出去,就像没做过手术一样,剩下伯大夫呆若木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呀?这是一个长期被精神阉割的民族,屁民能做的只有不怕疼,这样板子打在屁股上的时候,刀砍到脖子上的时候就不在乎了。作为观摩的针麻手术从开始到结束,病人都是选来的这种不怕疼的人,这才是针麻功夫之中的王道。是外国人猜的吗?不是。开放之后,中国医生到美国,人家还记得针麻这事,一问就把国卖了:那会告诉老外输液是葡萄糖,其实里面放好了镇静药。手术之前肯定给吗啡。最出色的是找到一位一点疼痛感都没有的病人,故而在手术中通过翻译和外宾谈笑风生,,,,,,针麻已问世50多年,始终只在中国大陆流行,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列位中医粉丝,需要你们的时刻到了。回家去,用针用锥用刀用剪,看看是否不怕疼,如果试出真的不怕疼,火速去上海,找到那五家医院,之后无局麻无镇痛但开刀而已,让老外看看中华又一神功、义和团刀枪不入升级版:刀枪不疼。

[申公豹的师傅]篇二: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兵临城下

朝歌城外五十里有座拔翠山,拔翠山高过百丈巍峨雄奇,西歧姬氏祖先当年立下汗马功劳,经由朝廷批准可在拔翠山修建宗祠。? ????猎????文  w?w?w?.?l?i?e?wen.cc

    而山上的朝阳观,就是负责看护西歧宗祠的所在。

    “西伯侯二公子姬就在拔翠山的朝阳观!”

    林沙微微一笑,听着手下负责情报的小校汇报。

    “拔翠山朝阳观么?”

    真是有趣啊,到了朝歌竟然不先回西伯侯府,跟大哥姬考相会,反倒是隐藏在朝阳观,打的什么主意?

    “来人备马,吩咐亲卫队行动起来,咱们去城外会会这位西伯侯二公子!”

    陡然起身大步流星朝外走去,帅府一下子热闹起来。

    同时,一骑快马疾奔王宫而去,将消息传到纣王耳中。

    “可恶的家伙!”

    砰的一声,身前的桌案化作粉末,纣王怒气勃凶神恶煞,额头青筋根根爆起怒吼咆哮:“西伯侯,还有没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大王息怒!”

    妲己刚刚跟纣王亲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影响了兴致,情绪也不甚高涨,可见纣王大雷霆之怒,她还是违心的劝说道:“规定的觐见时日就在眼前,到时候找机会直接将他弄成灵人就是,大王何必生气恼火呢?”

    “哼,姬这小子实在太不给面子了,到了朝歌不知道第一时间觐见,反而还暗藏在城外的道观之中,居心何在?”

    和林沙的反应几乎一样,纣王最在意的还是姬的行为。

    “反正他已经到了朝歌,以后是死是活还不是大王说了算?”

    妲己不明白纣王爆冲天怒火的真正原因,水蛇娇躯紧紧缠在纣王身上,娇声软语想要再来一番**大战。

    纣王却是没了兴致,一把将他推开,面色沉郁怒声问道:“林沙已经过去了,他说什么了没有?”

    在这时候,林沙的举动让纣王十分满意。

    “回禀大王,林大帅已经率领亲卫军出了城,他说一定会将姬‘请’入朝歌城!”前来传递消息的军士急忙回答。

    “这就好!”

    没有理会妲己幽怨的眼神,纣王满意点头,眼神一厉冷声道:“出宫之后,告诉西伯侯世子姬考,本王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说着,挥了挥手叫传信军士离开,脸色阴沉回到王宫正殿。

    妲己一头雾水,不明白纣王这是怎么了,只得强打精神使出十八般本事,想要缓解纣王的阴沉情绪,可惜效果差强人意。

    这边,林沙亲率三千亲卫,浩浩荡荡气势凶凶直奔五十里外的拔翠山。

    如此浩大声势,自然引起朝歌城中各方势力的严密关注。

    同时,姬刚刚来到拔翠山朝阳观,好好休整一番基本恢复了赶路的疲惫。

    “不好,有数千商军骑兵气势汹汹杀奔而来啦!”

    这时,朝阳观负责外出采买的道长,惊慌失措上得上来。

    “什么,数千商军骑兵杀过来了?”

    姬和身边亲信脸色大变,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脚下地面一阵微微颤抖,朝歌方向传来一阵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几人急忙放眼望去,正见朝歌方向上空一条土龙狰狞可怖,张牙舞爪迅向拔翠山靠近。

    “二公子,从山后小道离去!”

    朝阳观怀古道长满脸凝重急急而来,冲着姬急忙说道。

    “已经来不及了,商军骑兵早已分出一波人马,提前一步将山后之路堵上了!”刚才那位负责采买的道长,一脸沮丧道。

    “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过看看,是哪方人马行动如此迅!”

    姬很快从惊慌中回神,冷静开口。

    “二公子说得没错,咱们又没做错什么,大不了被押送至朝歌居住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

    负责接待姬的智尉微微一笑,对姬的冷静表现十分满意。

    说话间,一行已经来到拔翠山下山路口之前,静静等待朝廷大军的到来。

    烟尘滚滚气势惊人,一彪数千骑呼啸而至,在拔翠山山下勒缰停马,行动整齐划一透着一股森森军气。

    “好精锐的骑队,训练有素实乃强军!”

    见多识广的智尉忍不住感叹出声,姬等人确实心头一凛,仔细打量山脚密密麻麻骑兵,果然只觉一股惊人煞气扑面而至。

    “是林大帅,林大帅竟然亲自出马!”

    智尉的一声惊呼,再次将姬等人的目光,吸引到山下骑阵之中,那一杆高高飘扬的帅旗之上。

    正在这时,山下骑阵之中冲出几位满身悍气的骑兵,他们大步流星跑到山脚,冲着山上隐隐绰绰的身影高声大喝:“林大帅,西伯侯二子姬下山来拜!”

    几位军士喊了三遍,没理会山上的动静转身便走,骑阵之中上千骑兵突然前涌,个个弯弓搭箭指向拔翠山,一股冲天杀气瞬间将整座大山笼罩。

    “可恶,这帮家伙太过分了,我家师傅是什么身份,堂堂西伯侯嫡子,凭什么要下山拜见,怎么就不是那什么大帅上山拜见我师父?”

    一个身材矮小好似孩童,顶着一头白的少年愤愤不平叫嚷道。

    “白毛虎,不得胡言乱语!”

    姬急忙出声喝止,不过智尉依旧满脸不悦扫了他一眼,冷声道:“二公子身份虽然贵重,可比起商军大帅林沙,哪有什么可比性?”

    这话说得,在场有好几人脸色都微微一变,他却是懒得理会,冷声道:“就是侯爷在此,也不敢在林大帅跟前放肆,二公子还是快点下山拜见吧,不然只怕后果不妙啊!”

    怎么说,西伯侯世子叫姬考,而不是眼前的姬。

    林沙对姬考又有那么一点恩情,智尉心中有数,自然不会因为二公子姬的事情,就得罪了林沙这尊大神。

    只有身在朝歌,才能知晓林沙的权势到底有多鼎盛,别说区区一个二公子,就是西伯侯姬昌在林沙跟前,也是老老实实不敢有丝毫放肆。

    拔翠山山脚,林沙骑在神俊异常的千里驹上,眯缝着眼打量身前大山。

    在他的气机感应之中,拔翠山灵光隐隐灵气凝聚,地气升腾如蛟似龙,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难怪西歧姬氏将宗祠不远万里设在此处。

    同时,灵山之中,几道强悍无匹的气势冲天而起,对应实力的话,起码都是江湖上一流以上好手。

    其中有一位的气息,更是惊人之极激荡风云,已经踏入江湖绝顶高手之列。

    是姬小儿么?

    “大帅,山上那帮家伙实在太不给面子了,咱们冲上去吧!”

    跟在旁边的亲卫将领,可没有他这种悠闲心态,见己方喊话过后山上迟迟没有动静,顿时勃然大怒杀气冲冲。

    “不用急,再给他们一点时间思考!”

    嘴角挂上一丝莫名微笑,林沙脸色平静缓声开口:“姬那小儿被吹捧上天,之后又是顺风顺水过得潇洒之极,有些脾气很正常嘛!”

    “哼,还是大帅好心,要是末将领兵的话,直接放火烧山了!”

    那位亲卫将领一脸愤愤,浑身杀气汹涌令人侧目。

    林沙没有理会这厮的抱怨,骑在高大神俊的千里驹上,环目四顾打量周围环境。

    此时正值旭日东升,金光万丈,照耀得云海远山绚灿瑰丽,令人说不出心旷神怡。可是突然他眉头一皱,现对面有座山被乌云笼罩,与晨曦气象格格不入,气机感应中更是阴气森森不是善地啊。

    “这里是什么地方,好象有些不太对劲啊!”

    旁边的将领脸色微变,见林沙满脸疑惑不敢怠慢急忙解释道:“哦,这是螝魅嫇山,阴邪鬼异,前朝天子早将此山列作禁地,不许百姓上山!”

    另一位亲卫将领神秘兮兮道:“大帅,传闻这座螝魅嫇山,御赐给大祭司的师弟魂祭司,作为练法修术之处。数十年来,不少平民误闯入山,均是无影无影,尸骨无存,在这阴邪之地修练魂祭司绝非善类!”

    魂祭祀,从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林沙暗暗将这个名号记在心中,又环顾其它方向的景色。

    “咦!这边的山势又有奇象!”

    林沙眼睛一眯,现另外一处山头很有些奇异,这山分为两个山岭,如龙虎对峙,龙形山上红光冲霄十分壮观。

    旁边的将领又急忙解释道:“这是距离朝歌百里之外甚为出名的龙虎山。”

    “相传龙形山处于地火出穷之上,其热元比,地火透山而出,形成红光冲霄象。更传闻昆仑派的申公豹居于龙岭之上,而铁公残练公飞则居于虎岭。”

    申公豹!

    林沙嘴角微微一笑,没想到又是一个熟人,

    遥想当年姜子牙被抓,他跑到西歧接世子姬考,正好碰到出山寻找姜子牙的申公豹。

    那时的神公豹,还是一位热血青年吧?

    就在这时,旁边军士一阵哗然,林沙回神一看,原来上山的小路上,一行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已大步下山。

    姬下来了!

    林沙微微一笑,都用不着他示意什么,手下将校自动自觉围在山口,待姬等人刚一下来便将他们给围住……(未完待续。)

鸿钧老祖的师傅: 钟馗的师傅图文及视频资料

传说鸿钧道人原本是西昆仑山上的一个生灵,一开始的时候是只拥有生命的,可是在后来的一次 混沌 大战之中,作为上古法器的造化玉蝶被打碎了,它的碎片落入了人间,其中一片刚好的落入鸿钧所在的西昆仑山上,得到造化玉碟碎片的鸿钧道人得以开启灵智,于是便开始了他

盘古的师傅鸿钧老祖-盘古的师傅鸿钧道人传说

盘古的师傅鸿钧老祖-盘古的师傅鸿钧道人传说 390 x 480 (121911)

《封神演义》中的角色,为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师父. 洪荒流小说中公认的道祖,天道的代言人. 中文名:鸿钧老祖 外文名:HongJun 其他名称:众圣之师、鸿钧老祖、鸿钧道人 鸿钧

鸿钧老祖

鸿钧老祖 393 x 500 (63599)

鸿钧老祖的心愿 视频时长:07:36 鸿钧老祖的心愿 播放:498次 评论:26人

鸿钧老祖图片

鸿钧老祖图片 768 x 1024 (756478)

鸿钧老祖(鸿钧道人) 陆压道君是什么神 陆压道君和鸿钧老祖哪个更厉害 - 娱乐沸点 杨戬的师傅是谁?_历史人物_丢豆网 好看的鸿钧老祖小说_免费鸿钧老祖小说完本下载_鸿..._2345小说大全

鸿钧老祖

鸿钧老祖 567 x 623 (70794)

我们再看陪如来吃饭的是哪些人: 玉帝传旨请: 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千真万圣,来此赴会. 九曜星在围剿花果山时排在前面! 现在陪如来吃饭, 排到末流了, 而前面的那几位都是很少露脸的.三清里面的太上老君和燃灯古佛是一个级别

鸿钧老祖是太上老君的师傅

鸿钧老祖是太上老君的师傅 225 x 300 (14179)

更多钟馗的师傅相关

[楚庄王莅政三年]《楚庄王莅政三年,无令发,无政为也》阅读答案及原文翻译

[西部证券官网]西部证券官网

[一代枭雄叛徒是谁]中共十大叛徒

[智学网查分]智学网怎么登录 智学网怎么查分数 智学网统一登录平台网址分享

[粉红丝带部落]粉红丝带部落 携手粉红丝带熄灯60分为爱而跑

[美女油画图片]【油画

派森文摘网

鸿钧老祖的师傅总结:

言而总之,小编整理的这篇文章鸿钧老祖的师傅相关的文章只能让你对这个问题初步的了解,如有问题可及时反馈,还是我们将提供更多鸿钧老祖师傅是谁相关信息,以下师傅万岁万万岁信息仅供参考。

雷震子的师傅视频

视频时长:07:36 鸿钧老祖的心愿 视频时长:02:21 玄妙玉女怀孕81年, 生下白胡子老头取名李耳, 鸿钧老祖收他为徒 视频时长:03:22 看过真假孙悟空, 看过孙悟空的师傅真假菩提老祖吗, 一样一样的, 原来假悟空是这样来的 视频时长:07:58 男子求上古神剑遇鸿钧老祖阻拦_竟提些弱智问题考验是否与剑有缘_mda-hbnn0vhfrva227j 视频时长:15:09 鸿钧老祖第一仙_标清 视频时长:03:26 孙悟空西行取经之路,也许早有预谋,他被自己师傅菩提老祖算计了 视频时长:01:25 封神英雄 71 通天犯上欺师祖 鸿钧老祖收孽徒 视频时长:45:27 封神英雄 71 鸿钧老祖定乾坤 视频时长:01:34 通天教主摆下诛仙阵忤逆师父被鸿钧老祖给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