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森文摘网
【资料频道】- 知识分享,共同进步 ...
文章:910793浏览:8996410本站已运行877

[爱是奢华的一件事]《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全文阅读 作者:蓝紫青灰(完)

关于爱是奢华的一件事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今天小编和你就一起来看看《[爱是奢华的一件事]《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全文阅读 作者:蓝紫青灰(完)》这篇资料,来了解爱是奢华的一件事图文视频资讯等相关资料。

宋茜最爱-LOEWE罗意威,看什么才是低调的奢华 视频 : 爱是奢华的一件事 [经典高干文推荐]转自晋江的目前经典高干文推荐~~很全哦~ 言一生情 电影 [最新高干文]高干文推荐集囊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豆瓣) [王骏毅]王骏毅老婆张欣天津人 酷爱芭蕾擅长萨克斯

,(1人评价)炽白眩紫的礼花,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接到一把碎钻.天空让礼花搅得忽明忽暗,一时绚烂一时冷寂,热烈时开尽繁花,冷清连时星星都不见.烟花般寂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焰火放完,玻璃后头是黑漆漆的天空,使得整面玻璃墙成了一块大镜子.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300 x 426 (117889)

[爱是奢华的一件事]篇一:《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全文阅读 作者:蓝紫青灰(完)

16#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58:58 只看该作者   第十五章 襻与纽

  十八岁的何卫国拿着香烟靠在门口的阴影里,无聊得浑身皮肉发痒。十八岁了,高中毕业了,干什么好呢?上大学他根本没想过,难道去前面的海港宾馆当门童?听说收入不错,一个月好拿两千。但整天就帮别人开门,这种事有什么做头?说出来不笑死人?他何卫国,拳头打遍几条街附近没人敢挡,去给人开门?

  但十八岁了,不好再厚着脸皮吃家里了。他翻一翻枕头底下藏着的一本花花公子,看得他浑身涨痛,卷起来塞回去,点一支烟,站在门口发呆。午后阳光晒得他发昏,这个时候他看见“襻襻头”从黑乎乎的门洞里出来,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裙子,太阳晒在那裙子上,小姑娘就像浑身发着光,刺得他眼睛痛。

  “襻襻头”小名叫“潘潘”,“襻襻头”这个绰号是他取的,“潘潘”和“襻襻”这两个音在沪语里发音并不相似,但他就愿意这么叫她。“襻襻头”。他是无锡人,跟无锡亲娘长大,无锡人管奶奶叫“亲娘”。亲娘把纽扣洞叫“纽襻”,打个结叫“牵只襻”,搭扣叫“搭襻”,一切可以挂东西拴东西的,都叫“襻襻头”。

  潘潘是公认的弄堂里最好看的小姑娘,皮肤雪白,白得透亮,细得像瓷。每次她经过何卫国的身边,就像有一朵闪着光的云飘过,身上还有洗发水香皂花露水爽身粉的香味。潘潘像瓷器,像玻璃瓶,像水晶吊灯,像一切容易打碎的东西。越是易碎,就越是想去碰。因为怕打破,就不敢,因为不敢,就生了许多幻想。

  潘潘自己不知道,她在弄堂里的男孩子们心里引起怎样的幻想。她只是每天轻手轻脚地上楼下楼,轻声细语地说话,微笑有礼地和邻居客气。她和她的妈妈,都是那么小心谨慎地和邻居们相处,从不吵架,从不高声说话。潘潘的妈妈是一个小学老师,潘潘每天很乖地做功课背书。他在楼下,都可以听见她在小阳台上背英文背课文,声音好听得像鸟儿唱歌。

  潘潘没有爸爸,何卫国又鄙视又可怜。潘潘从来不看他,何卫国又气又恨又仇视。潘潘每天像云一样地飘过,让他看得牙痒痒,手也痒。潘潘功课那么好,邻居都说这个小姑娘考上了上海中学,将来还不知怎么有出息。

  潘潘将来不知怎么有出息。上海中学,他从来没想过世上还有上海中学那样的地方,可以把他的“襻襻头”带离他的视线。而他,高中毕业了,没有前途,将来只能去宾馆当门童,门童能当到二十五岁吗?

  潘潘浑身发着亮光地走过来,看见他像是在笑。他看不清,她戴着大大的眼镜,显得一张脸那么小,她用书捂着鼻子,像是在掩着他身上的汗臭。何卫国被激怒了,第一次朝她说话,“襻襻头。”他叫她的绰号,他给她取的绰号,他从来没有当面叫过她,但是她知道这是在叫她。

  她抬起头来看他。

  潘潘就在他的面前,近得可以听得她的呼吸声。几缕黑色发丝缠在她雪白的颈项上,被薄薄的汗水黏住,何卫国心里有只手在替她拨开。那只手没有去拨那些汗湿的碎发,而是抢下她手里的书,他听见他用极为不屑地口气说:“啥书?潘书?看看你的名字,又是输又是襻,输不起,就要襻牢。谁给你取的这个名字?”

  潘潘像是被他吓住了,她开口轻声道:“还我。”没有叫他的名字,好像他没名没姓。何卫国,卫国。这么俗烂的名字,哪里有潘潘好听,哪里有潘书文雅,哪里有“襻襻头”可爱。

  何卫国怒冲冲翻翻书,哈哈一笑,轻蔑地说:“武侠?你也看武侠?你看得懂吗?”原来你也看武侠。你喜欢谁,乔峰还是段誉?我们可以谈谈金庸。我有全套的,你要不要看?小姑娘,肯定觉得书生王子段誉好,乞丐头头的乔峰臭也臭死了,就跟他何卫国一样。他何卫国,也就是个小流氓小瘪三。

  潘潘像是哭了,只说:“还我。”当然,小流氓小瘪三,不配和水晶玻璃谈。

  何卫国摔打摔打书,想要戏弄她,说:“叫声阿哥就还。”叫我阿哥,“襻襻头”,你的名字是我取的。

  潘潘看不起他,阿哥不肯叫,连书也不要,转身就走。裙角飘起,扫在他的腿上。何卫国心里的火忽啦啦地烧起来,烧得他浑身发涨,烧得他脑子发昏。他昏头昏脑地拦下她,取下她的眼镜,眼睛那么大,睫毛那么长,眼神那么慌张,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这下你会重视我了吧,叫我阿哥。还不叫?“不叫,那就自己来拿。”带她转了个圈子,白亮的裙子飘起来。小腰那么细,小胸脯胀鼓鼓。脸上的绒毛像家乡无锡的水蜜桃。

  潘潘眯起眼,伸手来摸他的胸膛,何卫国浑身的血都往上冲,抓住她伸出的手说:“是你自己摸上来的,可怪不得我。”拖住她就往自己房里走。

  潘潘细细声说:“放开我,眼镜还我。”声音那么好听,口气喷在他脸上,比什么洗发水花露水都好闻。何卫国把脸埋在她肩窝里,使劲闻她的香气。手掌弯成杯形,罩在她的小胸脯上。那么小,那么紧,比花花公子上的女人们小得太多,小得他不敢用力,像是捧着一只水晶杯。它太容易碎了,小心不要碰碎它。他把手往下滑,滑到她的腰里,那么细的腰,双手一合就可以合拢。

  “襻襻头”,你是纽襻,我是纽头。

  为什么这么痛,痛得他一下子醒了。是潘潘,潘潘咬他的肩,咬得出了血,眼里的泪水顺着脸流进血里。她在他伤口上撒盐。

  何卫国清醒过来,被潘潘的泪脸吓坏了。水晶杯碎了,到底还是被他亲手打碎了。何卫国吓坏了,潘潘要是告诉了别人,他死路一条,他硬起心肠说:“知道你输不起,就不跟你玩了。你一个小毛丫头,懂什么?”命令她说:“放开。”

  潘潘松开牙齿,浑身打颤。何卫国放开她,把眼镜还她,“还你。”你成绩好,你上上海中学,你前途无量,我去当门童。哼哼,早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小四眼,你以为谁喜欢跟你玩?”书还她,我有整套的金庸,你要不要?“书也拿去,你除了书,还有什么?”“襻襻头”,你有纽襻,你绊住我,永世不得超生。“你去告诉啊,去告诉你妈,看你妈怎么说你。”别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就让它永远埋在心底。

  潘潘像是吓坏了,哀求说:“不要,求你不要。”何卫国放下心来,我们两个的事,别人不需要知道。然后他说,“滚,不许你再出现在这里。”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管得住自己,在品尝过她的柔软她的温软后,当她再经过他的身边,他要怎样才能不伸出手去触摸?

  潘潘裙子上溅上了他的血。他的血,他的心。潘潘走了,他在门缝里看见了,她换了一件云彩般的裙子,风一样飘走了。他抬头看她的窗口,她的阳台,那条有他血的裙子被她洗得干干净净,挂在那里等风吹干。等到晚上,乘风凉的人都散开去睡了,他爬上她的阳台,把那条白裙子偷了下来,仔细叠好,藏在他的枕头里。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原来那不是白色的,上面还有一朵一朵的小花,就像一朵一朵的云。

  潘潘从此没有回来。他见不到她,浑身难过。他找碴打架,见谁不顺眼就打谁,打得整个静安区都知道有个何卫国,打起架来不要命,打得比他大的比他小的都服软,叫他哥。卢湾区的小子们不服气,找上门来打,也被他打下。打得求饶,说,哥,你打我们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去把南市区的教门打了。我们全部管你叫哥。

  那一架打得厉害。他大小架打过无数,拳头练得比砖头硬,但教门的人比他还硬。人家是吃牛羊肉长大的,他是吃大饼油条泡饭长大的。人家一身的紧肉,他全身是骨头。但他们没有“襻襻头”离开过,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心痛,他们不知道水晶杯碎在手里是什么滋味。他被他们打得浑身是血,他们也被他打得骨折。双方罢手言和,声明井水不犯河水。

  那一架打完,所有的小流氓小瘪三小混混管他叫哥。他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知道再打下去就离白茅岭劳改农场很近了,离“襻襻头”就更远了。恰好这个时候街道通知他征兵,他一口答应,在那一年的十二月底离开了上海。

  部队真是个好地方。像他这样的一块顽铁,也只有军队这样的地方能把他锤炼成利刃,使他脱胎换骨,成了完全不同的一个人。操练,拉练,在太阳下站一下午。他不怕。再苦再累他都不在乎。操场上太阳底下有四十多度,别的人汗下如雨,他没有,他有云罩在他头上。夜间站岗,他一站一夜,只要他站岗,他后面的人都可以睡到天亮。他有“襻襻头”陪他,他巴不得有这样的夜晚让他可以整夜整夜的想她。她长大吗?脸上还有泪?她的胸她的腰在他的手里,她的牙齿咬进他的肉里,她嘴唇吻着他的肩。唇齿相依,血肉相连。她是他的纽襻,他的羁绊,她早就深植进他的血液里,她是他血里的毒,命里的蛊,非她本人不能解。

  他在军队里学到了从前没接触过的知识,让他不再是那个只会打架的粗汉。潘潘读上海中学,上大学,前途无量,他要和她比肩。同时他的义气让他交上了朋友,这些朋友后来成了他的贵人,离开部队后帮他起家,助他成功,让他有了足以自傲的资本。带着这些资本他回到他的出生地上海,白手起家。他打听“襻襻头”的下落,原来也在同行,只是成了千娇百媚的妖娆女人,男人没人逃得过她的笑靥酒涡。

  何谓不相信。那个纯洁轻灵得像镶着银边的云朵一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成为这样的女人?难道在他心苦自持的时候,她却夜夜笙歌?那一天她找上门来,浅笑轻语,要他打八折,把场地借给她。何谓怕得说不出话来。她为什么能这么平静地面对他,像对一个陌生人。她是在试他,还是根本不屑于找旧账?他呆视她,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他一眼就认出了她,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她变了好多,但他还是第一眼就知道他命里的魔星来找他来了。

  那个瘦小的女孩子长成美丽的女人了,皮肤依然雪白,像名贵的瓷器,眼镜不见踪迹,那一双大眼睛毛茸茸的,长睫毛忽闪忽闪,闪得他心摇神驰。她长高了一些,他清楚地记得他把她抱住的时候,她的头只到他的胸口,现在她站在他面前,脚下一双细高跟鞋,让她几乎和他平视。他贪婪地偷看她,胸脯饱满,腰肢柔软,他想他的一只手怕是罩不住了,光是这么一想,心里的火苗就呼呼的往上窜。他一直知道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这十多年他在心里描摹了她无数次,但没想到她长大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然后他看见她微微一笑,如春花绽放,艳丽无比。她笑盈盈地说:“何先生,你的地方放着也是放着,借给我们开个会,你有收益,我们也落个便宜。你也来啊,我们一起跳舞。何先生这么年轻有为,行里谁不佩服?你要是能来,就是我们的荣光了。”

  何谓从不知道“何先生”三个字这么好听,那天夜里他搂着她在幽暗的舞池里慢舞,左手握着她纤腰,右手托着她的柔荑,香气蕴绕。她的腰还是那么细,双手一合就能合拢,而她的胸则软绵绵沉甸甸,靠上来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她整个身子裹在一件黑色细肩带的长裙里,像罂粟花一样的美丽,像鸦片一样的诱人。她轻声跟他说笑,打趣,挑逗,调情。他怎么都不相信那个只会读书的小丫头长成这样了。他偷偷观察她,远远揣测她,慢慢接近她。一点一点,一次一次,他确定她是把他忘了,忘得彻彻底底。他震惊得不敢相信,那么多年,她已经长在了他的心里,成了他的一部分,她却早把他忘了。

  但他同时又庆幸。老天帮忙,他可以从头来过。上一次他做错了,这一次他会做对。他不在乎她有过多少情人,只要她愿意要他,他就可以把其他人都赶走,让她成为他一个人的。她是纽襻,他是纽头。总要扣在一起,才算美满,才是结局。

  那一天刘齐当她的面叫他“卫国”,他吓得心跳都要停了,而她却丝毫不见疑心。他仍是不敢大意,把他自己看中的一块地送给她,所有的资料也奉上,她只要肯走,他没什么不能送的。也就是那一天,他确定她是不记得他了,那他可以拥有她了。他放下所有的事,去北海陪她。他不知道他哪里做对了,让她动了心,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只要她愿意接受他,他就会让她爱上他。这一次一定是要爱。要她心甘情愿。

  那一夜他把她拥在怀里,像两把汤匙一样睡在她的闺床上,欢喜得他几乎眩晕。而她背对着他,幽幽地说,“和我谈情,只和我谈情,只要你对我好,我所有的感情都是你的”,何谓听得落泪。万幸是在夜里,万幸她看不见他,不然他不敢面对她。他从不知道他的眼睛还有这个功能,会在快乐到极点时落泪。他不敢动,让泪水慢慢自然干却。

  他以为幸福就在眼前,没想到她会被请进检察院。那两天他快疯了,这些天来他一直睡在她的身边,一下没了她,让他觉得身体少了一个部分。明明没少,怎么就那么痛?他不惜动用所有的关系,威胁利诱,恐吓逼迫,甚至和十五年前打过架的教门中人去谈,教门的人不肯,说过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没犯你,为什么要叫我们按你的去做?他则发狠地说,淮太不行,你们去徐太。我管你们去哪里,只要让淮海路安静七天。他不惜与虎谋皮,也要换她出来。让他可以抱着她,让她睡在他的身边,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这一次他不需要再等,他的“襻襻头”几乎是和他一样的急切。在被无法控制的事情左右过命运后,生命和激情实在太珍贵。不想再浪费,不想再错过。而他的“襻襻头”在他耳边说,何谓,你是我的第一个。

  他以为她发现了,发现他是她的第一个,但是不是。他是她的第一个,她的身体在他的身下展开,软炀,紧窄。他丝毫没察觉到她痛不痛,他只感觉到自己浑身都痛,从身到心。痛得他差点要放弃。以他黑暗无比的想象力,十五年来从不停止的想象,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么的痛。“襻襻头”,上次我做错了,这次我会慢慢来,一定要做对。

  潘潘温柔地攀着他,轻轻地吻他,吹气在他耳边:“说你爱我”。他爱,他爱了她一辈子,他认识她有多久,就爱了她多久。而他也终于等到了她的爱。她一定是很爱很爱他,才会把这个夜晚变成天堂。他这才知道,当年他伤她有多深。他以为即使那些传言都是假的,以她和张棂的关系,也会有过激情的夜晚。但她却没有,所以张棂的背叛才让她那么痛苦,所以她才说,我们四年多的感情,抵不上别的女人的一夜?所以她才会问:何谓,你有过多少女人?她是在乎的。有人伤害过她,有人背弃过她。她还问:你不问我?她有足够的骄傲,她不怕他问。

  她说她看到了焰火升腾,烟花绽放。而他何尝不是?这个女人,值得他用所有的一切来爱,他愿意双手捧着跪在她面前,只怕她不要。

  但他百密一疏,在他最欢乐的时候,他的出生地出卖了他。她就算忘了曾经有过的伤害,也不会忘了她的出生地。他们两人的出生地,他们曾经是邻居,一个楼上,一下楼下。在她的窗口看得见他的房门,在他的房间看得见她的阳台。

  那一年夏天,最热的八月午后,他十八,她十五。他做了最错的事,她逃避了半生。汗水泪水混在一起,流进他的伤口里。他成了她的梦魇,她成了他的毒瘾。

  她说:我相信你是真心的,但我一时接受不来。

  过去了十五年他都要得到她,这份真心真到不能再真,但她一时接受不来,她接受不来一个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虽然她爱他。

[爱是奢华的一件事]篇二:《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全文阅读 作者:蓝紫青灰(完)

16#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58:58 只看该作者   第十五章 襻与纽

  十八岁的何卫国拿着香烟靠在门口的阴影里,无聊得浑身皮肉发痒。十八岁了,高中毕业了,干什么好呢?上大学他根本没想过,难道去前面的海港宾馆当门童?听说收入不错,一个月好拿两千。但整天就帮别人开门,这种事有什么做头?说出来不笑死人?他何卫国,拳头打遍几条街附近没人敢挡,去给人开门?

  但十八岁了,不好再厚着脸皮吃家里了。他翻一翻枕头底下藏着的一本花花公子,看得他浑身涨痛,卷起来塞回去,点一支烟,站在门口发呆。午后阳光晒得他发昏,这个时候他看见“襻襻头”从黑乎乎的门洞里出来,身上是一件白色的裙子,太阳晒在那裙子上,小姑娘就像浑身发着光,刺得他眼睛痛。

  “襻襻头”小名叫“潘潘”,“襻襻头”这个绰号是他取的,“潘潘”和“襻襻”这两个音在沪语里发音并不相似,但他就愿意这么叫她。“襻襻头”。他是无锡人,跟无锡亲娘长大,无锡人管奶奶叫“亲娘”。亲娘把纽扣洞叫“纽襻”,打个结叫“牵只襻”,搭扣叫“搭襻”,一切可以挂东西拴东西的,都叫“襻襻头”。

  潘潘是公认的弄堂里最好看的小姑娘,皮肤雪白,白得透亮,细得像瓷。每次她经过何卫国的身边,就像有一朵闪着光的云飘过,身上还有洗发水香皂花露水爽身粉的香味。潘潘像瓷器,像玻璃瓶,像水晶吊灯,像一切容易打碎的东西。越是易碎,就越是想去碰。因为怕打破,就不敢,因为不敢,就生了许多幻想。

  潘潘自己不知道,她在弄堂里的男孩子们心里引起怎样的幻想。她只是每天轻手轻脚地上楼下楼,轻声细语地说话,微笑有礼地和邻居客气。她和她的妈妈,都是那么小心谨慎地和邻居们相处,从不吵架,从不高声说话。潘潘的妈妈是一个小学老师,潘潘每天很乖地做功课背书。他在楼下,都可以听见她在小阳台上背英文背课文,声音好听得像鸟儿唱歌。

  潘潘没有爸爸,何卫国又鄙视又可怜。潘潘从来不看他,何卫国又气又恨又仇视。潘潘每天像云一样地飘过,让他看得牙痒痒,手也痒。潘潘功课那么好,邻居都说这个小姑娘考上了上海中学,将来还不知怎么有出息。

  潘潘将来不知怎么有出息。上海中学,他从来没想过世上还有上海中学那样的地方,可以把他的“襻襻头”带离他的视线。而他,高中毕业了,没有前途,将来只能去宾馆当门童,门童能当到二十五岁吗?

  潘潘浑身发着亮光地走过来,看见他像是在笑。他看不清,她戴着大大的眼镜,显得一张脸那么小,她用书捂着鼻子,像是在掩着他身上的汗臭。何卫国被激怒了,第一次朝她说话,“襻襻头。”他叫她的绰号,他给她取的绰号,他从来没有当面叫过她,但是她知道这是在叫她。

  她抬起头来看他。

  潘潘就在他的面前,近得可以听得她的呼吸声。几缕黑色发丝缠在她雪白的颈项上,被薄薄的汗水黏住,何卫国心里有只手在替她拨开。那只手没有去拨那些汗湿的碎发,而是抢下她手里的书,他听见他用极为不屑地口气说:“啥书?潘书?看看你的名字,又是输又是襻,输不起,就要襻牢。谁给你取的这个名字?”

  潘潘像是被他吓住了,她开口轻声道:“还我。”没有叫他的名字,好像他没名没姓。何卫国,卫国。这么俗烂的名字,哪里有潘潘好听,哪里有潘书文雅,哪里有“襻襻头”可爱。

  何卫国怒冲冲翻翻书,哈哈一笑,轻蔑地说:“武侠?你也看武侠?你看得懂吗?”原来你也看武侠。你喜欢谁,乔峰还是段誉?我们可以谈谈金庸。我有全套的,你要不要看?小姑娘,肯定觉得书生王子段誉好,乞丐头头的乔峰臭也臭死了,就跟他何卫国一样。他何卫国,也就是个小流氓小瘪三。

  潘潘像是哭了,只说:“还我。”当然,小流氓小瘪三,不配和水晶玻璃谈。

  何卫国摔打摔打书,想要戏弄她,说:“叫声阿哥就还。”叫我阿哥,“襻襻头”,你的名字是我取的。

  潘潘看不起他,阿哥不肯叫,连书也不要,转身就走。裙角飘起,扫在他的腿上。何卫国心里的火忽啦啦地烧起来,烧得他浑身发涨,烧得他脑子发昏。他昏头昏脑地拦下她,取下她的眼镜,眼睛那么大,睫毛那么长,眼神那么慌张,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这下你会重视我了吧,叫我阿哥。还不叫?“不叫,那就自己来拿。”带她转了个圈子,白亮的裙子飘起来。小腰那么细,小胸脯胀鼓鼓。脸上的绒毛像家乡无锡的水蜜桃。

  潘潘眯起眼,伸手来摸他的胸膛,何卫国浑身的血都往上冲,抓住她伸出的手说:“是你自己摸上来的,可怪不得我。”拖住她就往自己房里走。

  潘潘细细声说:“放开我,眼镜还我。”声音那么好听,口气喷在他脸上,比什么洗发水花露水都好闻。何卫国把脸埋在她肩窝里,使劲闻她的香气。手掌弯成杯形,罩在她的小胸脯上。那么小,那么紧,比花花公子上的女人们小得太多,小得他不敢用力,像是捧着一只水晶杯。它太容易碎了,小心不要碰碎它。他把手往下滑,滑到她的腰里,那么细的腰,双手一合就可以合拢。

  “襻襻头”,你是纽襻,我是纽头。

  为什么这么痛,痛得他一下子醒了。是潘潘,潘潘咬他的肩,咬得出了血,眼里的泪水顺着脸流进血里。她在他伤口上撒盐。

  何卫国清醒过来,被潘潘的泪脸吓坏了。水晶杯碎了,到底还是被他亲手打碎了。何卫国吓坏了,潘潘要是告诉了别人,他死路一条,他硬起心肠说:“知道你输不起,就不跟你玩了。你一个小毛丫头,懂什么?”命令她说:“放开。”

  潘潘松开牙齿,浑身打颤。何卫国放开她,把眼镜还她,“还你。”你成绩好,你上上海中学,你前途无量,我去当门童。哼哼,早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小四眼,你以为谁喜欢跟你玩?”书还她,我有整套的金庸,你要不要?“书也拿去,你除了书,还有什么?”“襻襻头”,你有纽襻,你绊住我,永世不得超生。“你去告诉啊,去告诉你妈,看你妈怎么说你。”别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就让它永远埋在心底。

  潘潘像是吓坏了,哀求说:“不要,求你不要。”何卫国放下心来,我们两个的事,别人不需要知道。然后他说,“滚,不许你再出现在这里。”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管得住自己,在品尝过她的柔软她的温软后,当她再经过他的身边,他要怎样才能不伸出手去触摸?

  潘潘裙子上溅上了他的血。他的血,他的心。潘潘走了,他在门缝里看见了,她换了一件云彩般的裙子,风一样飘走了。他抬头看她的窗口,她的阳台,那条有他血的裙子被她洗得干干净净,挂在那里等风吹干。等到晚上,乘风凉的人都散开去睡了,他爬上她的阳台,把那条白裙子偷了下来,仔细叠好,藏在他的枕头里。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原来那不是白色的,上面还有一朵一朵的小花,就像一朵一朵的云。

  潘潘从此没有回来。他见不到她,浑身难过。他找碴打架,见谁不顺眼就打谁,打得整个静安区都知道有个何卫国,打起架来不要命,打得比他大的比他小的都服软,叫他哥。卢湾区的小子们不服气,找上门来打,也被他打下。打得求饶,说,哥,你打我们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去把南市区的教门打了。我们全部管你叫哥。

  那一架打得厉害。他大小架打过无数,拳头练得比砖头硬,但教门的人比他还硬。人家是吃牛羊肉长大的,他是吃大饼油条泡饭长大的。人家一身的紧肉,他全身是骨头。但他们没有“襻襻头”离开过,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心痛,他们不知道水晶杯碎在手里是什么滋味。他被他们打得浑身是血,他们也被他打得骨折。双方罢手言和,声明井水不犯河水。

  那一架打完,所有的小流氓小瘪三小混混管他叫哥。他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知道再打下去就离白茅岭劳改农场很近了,离“襻襻头”就更远了。恰好这个时候街道通知他征兵,他一口答应,在那一年的十二月底离开了上海。

  部队真是个好地方。像他这样的一块顽铁,也只有军队这样的地方能把他锤炼成利刃,使他脱胎换骨,成了完全不同的一个人。操练,拉练,在太阳下站一下午。他不怕。再苦再累他都不在乎。操场上太阳底下有四十多度,别的人汗下如雨,他没有,他有云罩在他头上。夜间站岗,他一站一夜,只要他站岗,他后面的人都可以睡到天亮。他有“襻襻头”陪他,他巴不得有这样的夜晚让他可以整夜整夜的想她。她长大吗?脸上还有泪?她的胸她的腰在他的手里,她的牙齿咬进他的肉里,她嘴唇吻着他的肩。唇齿相依,血肉相连。她是他的纽襻,他的羁绊,她早就深植进他的血液里,她是他血里的毒,命里的蛊,非她本人不能解。

  他在军队里学到了从前没接触过的知识,让他不再是那个只会打架的粗汉。潘潘读上海中学,上大学,前途无量,他要和她比肩。同时他的义气让他交上了朋友,这些朋友后来成了他的贵人,离开部队后帮他起家,助他成功,让他有了足以自傲的资本。带着这些资本他回到他的出生地上海,白手起家。他打听“襻襻头”的下落,原来也在同行,只是成了千娇百媚的妖娆女人,男人没人逃得过她的笑靥酒涡。

  何谓不相信。那个纯洁轻灵得像镶着银边的云朵一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成为这样的女人?难道在他心苦自持的时候,她却夜夜笙歌?那一天她找上门来,浅笑轻语,要他打八折,把场地借给她。何谓怕得说不出话来。她为什么能这么平静地面对他,像对一个陌生人。她是在试他,还是根本不屑于找旧账?他呆视她,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他一眼就认出了她,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她变了好多,但他还是第一眼就知道他命里的魔星来找他来了。

  那个瘦小的女孩子长成美丽的女人了,皮肤依然雪白,像名贵的瓷器,眼镜不见踪迹,那一双大眼睛毛茸茸的,长睫毛忽闪忽闪,闪得他心摇神驰。她长高了一些,他清楚地记得他把她抱住的时候,她的头只到他的胸口,现在她站在他面前,脚下一双细高跟鞋,让她几乎和他平视。他贪婪地偷看她,胸脯饱满,腰肢柔软,他想他的一只手怕是罩不住了,光是这么一想,心里的火苗就呼呼的往上窜。他一直知道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这十多年他在心里描摹了她无数次,但没想到她长大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然后他看见她微微一笑,如春花绽放,艳丽无比。她笑盈盈地说:“何先生,你的地方放着也是放着,借给我们开个会,你有收益,我们也落个便宜。你也来啊,我们一起跳舞。何先生这么年轻有为,行里谁不佩服?你要是能来,就是我们的荣光了。”

  何谓从不知道“何先生”三个字这么好听,那天夜里他搂着她在幽暗的舞池里慢舞,左手握着她纤腰,右手托着她的柔荑,香气蕴绕。她的腰还是那么细,双手一合就能合拢,而她的胸则软绵绵沉甸甸,靠上来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她整个身子裹在一件黑色细肩带的长裙里,像罂粟花一样的美丽,像鸦片一样的诱人。她轻声跟他说笑,打趣,挑逗,调情。他怎么都不相信那个只会读书的小丫头长成这样了。他偷偷观察她,远远揣测她,慢慢接近她。一点一点,一次一次,他确定她是把他忘了,忘得彻彻底底。他震惊得不敢相信,那么多年,她已经长在了他的心里,成了他的一部分,她却早把他忘了。

  但他同时又庆幸。老天帮忙,他可以从头来过。上一次他做错了,这一次他会做对。他不在乎她有过多少情人,只要她愿意要他,他就可以把其他人都赶走,让她成为他一个人的。她是纽襻,他是纽头。总要扣在一起,才算美满,才是结局。

  那一天刘齐当她的面叫他“卫国”,他吓得心跳都要停了,而她却丝毫不见疑心。他仍是不敢大意,把他自己看中的一块地送给她,所有的资料也奉上,她只要肯走,他没什么不能送的。也就是那一天,他确定她是不记得他了,那他可以拥有她了。他放下所有的事,去北海陪她。他不知道他哪里做对了,让她动了心,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只要她愿意接受他,他就会让她爱上他。这一次一定是要爱。要她心甘情愿。

  那一夜他把她拥在怀里,像两把汤匙一样睡在她的闺床上,欢喜得他几乎眩晕。而她背对着他,幽幽地说,“和我谈情,只和我谈情,只要你对我好,我所有的感情都是你的”,何谓听得落泪。万幸是在夜里,万幸她看不见他,不然他不敢面对她。他从不知道他的眼睛还有这个功能,会在快乐到极点时落泪。他不敢动,让泪水慢慢自然干却。

  他以为幸福就在眼前,没想到她会被请进检察院。那两天他快疯了,这些天来他一直睡在她的身边,一下没了她,让他觉得身体少了一个部分。明明没少,怎么就那么痛?他不惜动用所有的关系,威胁利诱,恐吓逼迫,甚至和十五年前打过架的教门中人去谈,教门的人不肯,说过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没犯你,为什么要叫我们按你的去做?他则发狠地说,淮太不行,你们去徐太。我管你们去哪里,只要让淮海路安静七天。他不惜与虎谋皮,也要换她出来。让他可以抱着她,让她睡在他的身边,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这一次他不需要再等,他的“襻襻头”几乎是和他一样的急切。在被无法控制的事情左右过命运后,生命和激情实在太珍贵。不想再浪费,不想再错过。而他的“襻襻头”在他耳边说,何谓,你是我的第一个。

  他以为她发现了,发现他是她的第一个,但是不是。他是她的第一个,她的身体在他的身下展开,软炀,紧窄。他丝毫没察觉到她痛不痛,他只感觉到自己浑身都痛,从身到心。痛得他差点要放弃。以他黑暗无比的想象力,十五年来从不停止的想象,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么的痛。“襻襻头”,上次我做错了,这次我会慢慢来,一定要做对。

  潘潘温柔地攀着他,轻轻地吻他,吹气在他耳边:“说你爱我”。他爱,他爱了她一辈子,他认识她有多久,就爱了她多久。而他也终于等到了她的爱。她一定是很爱很爱他,才会把这个夜晚变成天堂。他这才知道,当年他伤她有多深。他以为即使那些传言都是假的,以她和张棂的关系,也会有过激情的夜晚。但她却没有,所以张棂的背叛才让她那么痛苦,所以她才说,我们四年多的感情,抵不上别的女人的一夜?所以她才会问:何谓,你有过多少女人?她是在乎的。有人伤害过她,有人背弃过她。她还问:你不问我?她有足够的骄傲,她不怕他问。

  她说她看到了焰火升腾,烟花绽放。而他何尝不是?这个女人,值得他用所有的一切来爱,他愿意双手捧着跪在她面前,只怕她不要。

  但他百密一疏,在他最欢乐的时候,他的出生地出卖了他。她就算忘了曾经有过的伤害,也不会忘了她的出生地。他们两人的出生地,他们曾经是邻居,一个楼上,一下楼下。在她的窗口看得见他的房门,在他的房间看得见她的阳台。

  那一年夏天,最热的八月午后,他十八,她十五。他做了最错的事,她逃避了半生。汗水泪水混在一起,流进他的伤口里。他成了她的梦魇,她成了他的毒瘾。

  她说:我相信你是真心的,但我一时接受不来。

  过去了十五年他都要得到她,这份真心真到不能再真,但她一时接受不来,她接受不来一个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虽然她爱他。

: 图文及视频资料

蓝紫青灰的职场爱情小说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300 x 300 (12351)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图片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图片 600 x 853 (84938)

价值1400万美元 世界最奢华的环球之旅 52 视频时长:02:07 价值1400万美元 世界最奢华的环球之旅 52 播放:793次 评论:10人

全新正版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全新正版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350 x 350 (20540)

客服电话:021-34014699 基本信息【总页 数】:232页【开 本】:32开【I S B N】:9787807593744编辑推荐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目录"我这一辈子,等的就是她."原来我在你天空中飞行了这么多年.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爱情白皮书

爱是至奢华的一件事 爱情白皮书 600 x 857 (197208)

能幽默化解老婆的愤怒 吵架时女人的愤怒来的快,去的也快,关键是要懂得化解.这时候的女人往往听不得不同的声音,继续和她争吵会让她更加的怒火中烧.如果老公能适时运用下自己的幽默感,说几句俏皮话换女人噗嗤一笑,再加上一些讨好就能让老婆的愤怒瞬间熄灭. 日

...架后还肯做这6件事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

...架后还肯做这6件事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 477 x 471 (19174)

更多相关

[亲前婚后]先婚后宠:总裁大人小娇妻最新章节,美椒,先婚后宠:总裁大人小娇妻全文阅读

[时已立冬]《时已立冬》作者:人间小可(完)

[相看两不厌全诗]人生何必如初见,但求相看两不厌

[相看两不厌全诗]“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全诗赏析

[四月深呼吸]四月深呼吸全文阅读

派森文摘网

总结:

言而总之,小编整理的这篇文章相关的文章只能让你对这个问题初步的了解,如有问题可及时反馈,还是我们将提供更多相关信息,以下信息仅供参考。

爱是奢华的一件事视频

视频时长:02:07 价值1400万美元 世界最奢华的环球之旅 52 视频时长:22:34 To Irene, For Irene. 视频时长:02:44 2017最新款大众途锐,只能说太奢华!z 视频时长:22:34 该视频已被发布者加密 视频时长:02:05 范冰冰收到顶级奢华内衣 网友“还原”她穿的样子 视频时长:03:49 we all in this together、OUC13通信班。 视频时长:15:00 奢华的代言——涂燕翎 视频时长:00:04 杨紫沫出生前一分钟 视频时长:00:22 巴基斯坦印度穆斯林婚纱回族礼服出门坐床服长袍巴服巴袍手工珠钻奢华婚纱照